《硬性格咖啡》風味細緻飽滿的厭氧發酵 水洗豆,有著檸檬酸、蜂蜜甜及尾段香草植物香氣。

2020/11/17
《硬性格咖啡》風味細緻飽滿的厭氧發酵 水洗豆,有著檸檬酸、蜂蜜甜及尾段香草植物香氣。
乾、濕香可以感受到檸檬酸香混合類似迷迭香的香草植物香氣。品飲食可以感受到檸檬酸、蜂蜜甜及尾段香草植物香氣。

乾、濕香可以感受到檸檬酸香混合類似迷迭香的香草植物香氣。
品飲食可以感受到檸檬酸、蜂蜜甜及尾段香草植物香氣。
生豆資訊取自生豆供應商 - 圓石咖啡

莊園介紹

今年我們在古吉安納索拉在處理法以及單一品種上做了一些嘗試。由於已經累積了三四年的經驗,我們在這裡一口氣試作了三個非典型處理法的微批次。在傳統的日曬、水洗、蜜處理等三個處理法的前階段,都加上了4-6日的厭氧發酵處理過程。第一年在新的產區試做,我們在厭氧的配套參數上做得稍微保守,但反而成就難得的美好結果,是難得的一次不同處理法水平品酩機會,同一年分同產區同處理廠。可惜蜜處理批次在後段處理過程稍微失誤,混入一般批次而不可得,希望明年能再會。

如同我們在前幾年就一直觀察及追尋的兩個重點趨勢,一個是古吉產區的興起,另一個是單一農場系統的發展。在幾個衣索比亞精品咖啡發展的趨勢中,我們在前年的杯測會中曾與大家探討的一個重要趨勢及預測就是單一農場系統的興起。

如果大家還記得的話,根據衣索比亞的法令,咖啡出口系統一共有三個,(1)最大宗的經過ECX競標出口的私有處理廠系統;(2)合作社系統;(3) 單一農場系統。這三個系統中,合作社與單一莊園並不用透過ECX競標就可以直接出口,可以說是具有完全可靠的可追溯性/產品履歷(traceability)。但如果追根究柢底,合作社畢竟也是收購小農採收的櫻桃集中處理,並非100%可追溯。單一農場畢竟是往前往下一個世代邁進的唯一可能性。

單一農場系統其實在衣索比亞一直存在,但占比一直不高,而且傳統上都是屬於不重視品質的大量商業批次。

隨著衣索比亞在近二三十年第三波精品咖啡浪潮中的嶄露頭角,除了傳統的咖啡從業人員,衣索比亞也漸漸出現一批受西方文化影響,希望為這產業帶來改變的新銳,除了傳統出口商紛紛投入產地耕耘,更吸引一批從歐美回歸投入家鄉故里的熱潮。

而單一農場系統(我們先暫時稱呼為Single Farm Project,簡稱SFP)有多重要呢?我們都知道衣索比亞是以小農系統為主,然而小農系統是不可能實現完全可追溯性、單一品種批次、特殊處理法批次、客製化批次等精品咖啡發展非常重要的實作概念,單一農場正是這一切問題的唯一答案。

古吉產區的位子其實就在耶珈雪啡的東側,但緊鄰耶珈雪啡的部分是罕貝拉(Hambela)產區,如果要前往夏奇索,一般並不穿過耶珈雪啡,而是由首都南行約六個小時之後到達 Yirga Aleam鎮,捨棄右側前往耶珈雪啡產區的道路,彎進左方的82號公路,一路往東南方前進,大約再四個小時可以抵達古吉產區。

古吉產區在歷史上最有名的經濟活動是金礦!而且主要的金礦產區Kibre Mengist就在夏奇索鎮東北方附近,在附近尋豆上上下下穿越山嶺,不乏穿過礦區的機會,或是經過溪流淘金的遺跡,真金白銀的黃金採礦業,與咖啡黑金今昔對照,饒富趣味。

古吉產區與大家一般追逐的耶珈雪啡產區也還有許多不同的地方,位置、風土條件、民族、語言等等都大相逕庭,咖啡風味則在展現衣索比亞典型的美妙風味前提之下,也有些細微的不同。古吉屬於衣索比亞最大宗的歐若莫族(Oromo),使用歐若莫語(Oromifa),耶珈雪啡則是Gedio族的傳統居住地區,整體來說,耶珈雪啡產區成名開發的早,古吉則為後起之秀,一方面古吉區域較大,不難找到高海拔且受原始森林保護的肥沃處女地,再者,耶珈雪啡因成名早已成兵家必爭之地,新建的處理廠或農場大多在古吉產區,我們不難想像古吉將是未來數年間衣索比亞精品咖啡創新的重要引擎。

衣索比亞
古吉 安娜索拉
厭氧發酵 水洗

  • 國家:衣索比亞 (Ethiopia)
  • 產區:Oromia Region、古吉 (Guji Zone)、安納索拉 (Anasora Woreda)、Yirba Muda Kebele
  • 海拔:2200公尺
  • 品種:衣索比亞古優原生種 (Heirloom)
  • 年雨量:1,400 – 1,850 mm
  • 處理法:水洗後非洲式棚架乾燥厭氧水洗
  • INSINGER 自家烘焙 咖啡豆
  • 烘焙前後人工手選剔除瑕疵
  • 單向排氣閥裝袋

相關商品
InsingerKaffee 硬性格咖啡